亚洲欧洲日韩综合色天使

    <object id="vanhv"></object>
  • <object id="vanhv"></object>

      <object id="vanhv"></object>

    1. <object id="vanhv"></object>

      知產學院

      zcxy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咨詢電話
      027-87615661

      將一審判賠額提高兩倍,“紫玉”商標案中二審法院為什么這么判?

      發布時間:2016-12-20  來源:

        如何確定不動產行業商標侵權案件的賠償數額?
        
        
        不動產行業商標侵權案件的賠償數額應如何確定?日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針對北京紫玉山莊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紫玉山莊公司)訴北京海潤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海潤公司)商標侵權糾紛一案作出判決,對該案涉及的不動產行業商標侵權案件賠償數額、統一法律適用標準等問題給出了答案。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二審判決中認定海潤公司侵犯了紫玉山莊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專用權,并將一審判決中的100萬元經濟損失賠償金額改判為300萬元。
        
        
        據了解,紫玉山莊公司在商品房銷售、商品房建造、建筑項目的開發等服務上擁有3件“紫玉”商標與3件“Purple Jade”商標,在建筑施工監督、不動產出租等服務上擁有2件“PJY紫玉山莊PURPLE JADE VILLAS”商標。
        
        
        早先,紫玉山莊公司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稱,海潤公司將其名下開發的房地產項目名稱定為“紫玉公館”與“海潤紫玉公館”并在網站上進行宣傳,使購買者誤認為該項目與紫玉山莊公司有關,造成混淆,侵犯了紫玉山莊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專用權;紫玉山莊公司發律師函并多次與海潤公司進行交涉,但海潤公司的商標侵權行為仍在持續。據此,故紫玉山莊公司請求法院判令海潤公司立即停止商標侵權行為,并賠償紫玉山莊公司經濟損失300萬元。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海潤公司在其房地產項目上將“紫玉公館”與“海潤紫玉公館”作為項目名稱使用,突出使用“紫玉”二字,構成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使用與涉案“紫玉”與“PJY紫玉山莊”商標相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的情形,侵犯了紫玉山莊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專用權。同時,一審法院認為雙方未能提交證據證明紫玉山莊公司的侵權損失或海潤公司的違法所得,考慮到紫玉山莊公司涉案商標的知名度、使用情況,海潤公司的侵權使用方式、持續時間,在接到紫玉山莊公司律師函后仍繼續使用等情節,法院酌情確定海潤公司賠償紫玉山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100萬元。
        
        
        紫玉山莊公司與海潤公司均不服一審判決,隨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據悉,2015年12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該案后,合議庭對于該案涉及的不動產商標侵權賠償標準的問題存在爭議,后經主管院長決定,提交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在適用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三款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涉案商標的顯著性與聲譽、不動產行業商標的特殊性、侵權行為的性質及持續時間、侵權行為的地域等因素綜合確定。綜合審判委員會的評議及合議庭考慮的上述因素,二審法院認為一審法院判決海潤公司賠償紫玉山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00萬元數額過低。據此,法院作出上述二審判決。(王國浩)
        
        
        行家點評:
        
        
        趙虎  北京市東易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律師:根據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三款規定,在計算賠償數額時,先考慮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再考慮侵權人的獲利;兩者都難以確定的,根據商標使用許可費的倍數確定。不過,實際情況往往是,權利人的損失難以計算;侵權人的經營行為可能有獲利,但也難以計算和證明;商標并未許可他人使用。在此情況下,由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來酌情裁定。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該案賠償數額的裁判是在缺乏權利人實際損失、侵權人獲利和商標授權費等基礎上,考慮到了在行使自由裁量權時的因素,以及侵權人的過錯承擔及涉案商品的市場價值。
        
        
        侵權人的過錯程度,即侵權人是否存在惡意以及惡意有多大,這一因素在一般的侵權賠償中很少考慮??紤]主觀過錯往往存在于精神損害賠償和適用懲罰性賠償原則的情況下,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該案中確定賠償數額時考慮了侵權人的惡意。
        
        
        涉案商品的市場價值是在司法實踐中經常被忽略的因素,如果涉案商品價值較高,其涉及的市場利益便較大,自然不能等同于涉案商品價值低的情況。筆者認為,涉案商品價值高低并非僅指注冊商標商品本身的價值高低,而是指實際案件中權利人商標涉案商品的總體市場價值。
        
        
        該案中,二審法院突破了一貫保守的判決數額,大大提高了賠償損失的數額,使判決對未來的侵權行為更有威懾力。雖然二審法院考慮了惡意和涉案商品的價值,但是如果依然沒有在判決數額上作出突破,則判賠金額可能不能反映雙方的真實損失和獲益程度,難以對指導實際經濟生活產生積極作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針對該案作出的二審判決,警示了侵犯知識產權的嚴重后果。
        
        
        筆者希望法院在商標侵權糾紛案件的審判過程中,除了考慮商標侵權行為的性質,還要考慮侵權行為的發生區域及持續時間,判決時考慮切合實際經濟情況確定賠償金額,能夠更有效地保護商標權利人的合法權益,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王宏濤 北京羅杰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律師:作為業界備受關注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糾紛案件,該案二審判決大幅提升了民事賠償金額,并全額支持了權利人有關商標侵權和索賠金額的全部一審訴訟請求。
        
        
        關于紫玉山莊公司的近似侵權主張能否成立,即涉案項目名稱與涉案商標是否構成近似及是否會造成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筆者認為,鑒于商標審查標準已經針對字首不同的文字商標確立了相對比較科學和公允的商標不近似例外規則,即“首字母發音及字形明顯不同,或者整體含義不同,使商標整體區別明顯,不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來源產生誤認的除外”,且房地產銷售行業還存在固有的特殊性,如房地產價值較高會促使相關公眾在選擇時施以較高的注意義務并進行綜合判斷,通常不會根據商標或樓盤名稱而盲目選購;房地產銷售時均以簽訂書面合同為前提,相關公眾很難根據樓盤名稱和商標而直接發生誤認誤購等,因此,紫玉山莊公司理應針對商標標識近似和混淆要件負有較高的舉證證明義務。
        
        
        針對該案中紫玉山莊公司的索賠金額,一審法院并未支持其全部訴訟請求,并在確定賠償金額時直接扣減,紫玉山莊公司應對該項訴訟請求未獲支持承擔不利后果。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在第二審程序中,原審原告申請撤回起訴,經其他當事人同意,且不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他人合法利益的,可以準許”規定及“適度限定原告隨意處分訴權”的法理,二審法院未經海潤公司同意直接準許紫玉山莊公司在二審程序中不主張侵犯“Purple Jade”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訴訟請求的做法則有失公允。二審法院此舉將導致紫玉山莊公司因其該項處分訴權的行為而直接獲益,亦導致使海潤公司遭受實體和程序利益均遭受審級損失。此外,二審法院在現場勘驗過程中已經查證確認海潤公司已經自行停止侵權行為的情形下,仍然加重和提高該案賠償金額,筆者認為有待商榷。
        
        
        此外,作為承擔知識產權侵權民事法律責任的要素之一,訴訟合理支出亦應與原告為相關訴訟和證據收集而付出的訴訟努力相一致,尤其是更應與原告的訴訟請求最終獲得人民法院的支持比例相一致。而具體到該案,在二審判決已經作出“不足以認定海潤公司實施了第7638號公證書中所涉及的侵權行為,紫玉山莊公司的該項主張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的情形下,二審法院卻支持了紫玉山莊公司請求海潤公司承擔包括前項公證書的公證費等合理支出費用,并罕見地支持了消除影響的訴訟請求,筆者認為,此舉亦有待商榷。(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本文轉載僅作分享學習之用,文章僅代表原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本平臺的立場。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盡快妥善處理。謝謝!

      相關推薦

      亚洲欧洲日韩综合色天使